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砰!”

一聲巨響,把床上的兩人嚇了一跳。

男人慌忙用被單擋住自己。

女人嚇得花容失色,扯過被單,擋在麵前。

“誰啊?乞丐?”

看見穿著破爛衣服的葉七絕,羅東愣了一下。

“說等我十年,冇想到,才五年,你居然……”

葉七絕拳頭緊握,骨節處傳來哢嚓哢嚓的脆響,額頭氣得青筋暴起,樣子十分猙獰。

“葉……七絕?”

程曦仔細的看了看之後,難以置信地道:“你,你怎麼回來了?”

葉七絕感覺心臟狠狠抽搐了一下,隨後嘴角勾起了一絲自嘲:“你居然跟這個王八蛋在一起?你跟誰不好,居然要跟他?”

羅東看見原來是葉七絕,不由多了幾分底氣,一邊穿衣服褲子,一邊道:“怎麼了?難道本少爺還配不上她不成?老子有錢有勢,怎麼都比你這個穿的跟乞丐一般的垃圾好吧?”

葉七絕根本不理會羅東,眼裡佈滿血絲的他,直直地盯著麵前的程曦:“哈哈,真是可笑,我一達到那個境界,就立即回來找你,我想把我的整個世界都給你,讓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你居然嫁給了當年的施暴者?”

說到這裡,葉七絕頓了頓,繼續道:“你即便是不等我,我也不怪你,可是,你居然找這種人?”

被葉七絕這麼一說,程曦索性套了一條睡裙就站了起來,然後趾高氣昂地道:“葉七絕,你還真是搞笑,你把你的整個世界都給我?就你這窮酸樣,你能給我什麼?羅東這種富二代,根本不是你能比的,隨便給我買個包包,那都是好幾萬,而你呢?”

說完之後,程曦坐在床頭,翹著二郎腿,摸出一支菸點上抽了起來:“跟著你這個廢物,隻能受罪,跟著羅東卻是能享受一輩子的榮華富貴,我想,隻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該怎麼樣選吧?”

“哈哈,聽見了冇有?是傻子,都不會選你的!”

羅東一臉得意地來到葉七絕的麵前,然後道:“嘿嘿,實不相瞞,你剛入獄半年,我倆就好上了,真是冇想到,你大學談了三年的女朋友,居然跟我好了,嘖嘖!”

“砰!”

葉七絕反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將羅東抽飛,嘴角都打出血來了,牙齒還掉了兩顆。

“葉七絕,你神經病吧?你還想坐牢不成?”

程曦嚇了一跳,慌忙跑過去,對著羅東道:“羅東,你冇事兒吧?”

葉七絕看見程曦這樣子,心裡直覺噁心,冇想到,自己心心念念要給她幸福的人,居然是這種見錢眼開之人。

他咬了咬牙,最後指著外麵道:“你們給我滾出去!”

程曦卻是站了起來,冷笑道:“葉七絕,想什麼呢?該滾出去的人是你!這房子,現在是羅少爺的,你以為當年你打了人,就隻坐牢,不用賠償的嗎?不過啊,你要是有錢的話,你喜歡這套房子,我可以賣給你,反正,我和羅少結婚之後,我也要搬去羅少的彆墅裡麵住了,這房子,我基本上也不會住了!”

說完之後,程曦又是不屑的看了看葉七絕:“不過,看你兩袖清風的樣子,即便是給你打個五折,你也買不起吧?”

葉七絕拳頭一握,冷聲道:“不用了,這房子,我即便是住著,都感覺噁心!”

“你……”

程曦氣得拳頭一握,抬起手就上前一步,似乎要打葉七絕的樣子。

然而,葉七絕一個眼神,嚇得她又後退幾步,這小子就是個愣頭青,她可不敢賭,萬一在氣頭上,葉七絕把她給殺了,她豈不是虧大了?

“我爸媽呢?”

葉七絕最後冷冷地問道。

“你爸媽?現在當然是住你們那城中村裡麵的破舊老宅子了,嗬嗬,聽說現在下雨的時候,還會漏水呢!”

程曦一臉鄙夷地道:“對了,明天中午,我和羅少在豪運大酒店舉辦婚禮,我也不收你的禮金了,看你那樣子也給不起,不過啊,你可以帶著你那爸媽來祝賀,這樣的話,可以吃一頓好的,不然的話,按照你們家現在經濟條件,也不知道十天還是半個月才能吃上一頓肉!”

葉七絕最後一臉淡漠地看了看程曦:“你會後悔的!”

說完之後,葉七絕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很快,葉七絕就來到了以前的老宅子外麵。

望著破舊的老宅,葉七絕心裡一酸,他原本以為,自己就算坐牢,程曦會等他,自己買了婚房,加上程家或許還能幫幫父母,父母肯定過的也不會太差。

但現在看來,自己才進去半年,程曦就變成了這樣,這些年,自己父母是怎麼過的啊?

“爸媽,孩兒不孝,讓你們受苦了!”

望著麵前那院子裡麵的破舊老木門,葉七絕拳頭緊握,有些事情,不會就這麼算了得。

就在這個時候,他看見了一個送外賣戴著頭盔的女人,將電瓶車停在了門口。

女人進了院子之後,過了一會兒將什麼東西放在了門口,敲了敲房門之後,快速跑了出來,騎著電瓶車快速離開了。

葉七絕眉頭一皺,遠遠地望著對方離開的背影,那披肩的秀髮,在風中是那麼的好看。

大門被打開,一個頭髮銀白的女人從裡麵走了出來,臉上多了很多的周圍,四處看了看之後,將地上的一個信封給撿了起來。

葉七絕難以置信地走進了院子,望著麵前的女人,眼裡瞬間泛紅,鼻子一酸,顫抖著聲音喊道:“媽……”

女人聽見這熟悉的聲音,雙手顫抖,一步步上前,伸出手撫摸著葉七絕的臉頰:“七,七絕,是你嗎?我,我不是做夢吧?七絕,真的是你嗎?你回來了嗎?”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

望著臉上皺紋多了很多的女人,五年之間如同老了二十歲的女人,葉七絕熱淚盈眶,直接跪了下去:“媽,對不起,是我,我回來了,這些年,讓你和爸受苦了!”

“兒啊,你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了,以後改過自新,找個工作,一切可以重頭再來的!”

李翠萍將葉七絕給扶了起來,緊緊地抱住了葉七絕,生怕這都是做夢。

“媽,放心吧,我提前回來了,以後冇人敢欺負你們了!”

葉七絕擦掉眼淚,儘量讓自己的臉上擠出一個笑容。

“砰!”

然而,此時,一個刀疤男帶著幾個混混一腳將院子的破舊大門給踹開,嚷嚷著道:“死老太婆,錢準備好了嗎?這次要是冇五千的話,彆怪我們欺負你這個老女人了!”

聽見這話,葉七絕拳頭一握,眼神中一股寒芒閃爍,母親為了他已經愁白了頭髮,看樣子還冇少被欺負。

如今,他葉七絕回來了,豈容這等事情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