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續一下投資。

明天上傳,敬請期待,還是那句話,不建議追讀,養著就好……

……

這是一座法師居住的高塔,青色石塊築成的塔身筆直而顯得堅韌,黑色塗料粉飾的內壁上雕滿了精美的花紋,一些很有年代感的裝飾物懸掛於牆麵,為這座法師塔增添了幾分古樸與典雅。

在高塔的一個房間裡,西恩正胡亂地將換下的衣服塞進衣櫃中。

明媚的陽光自柵欄窗的縫隙中斜斜灑下,在西恩的臉上照出了條條明暗交錯的粗線,令他不由得眯了眯眼。

仔細捏了捏縫進衣服裡的兩枚秘銀幣,西恩最後端詳了一眼四周。

空間不大,但卻很整齊,各種傢俱有序地擺放著,每一個角落都被擦拭的一塵不染——這是西恩的房間。

這座法師塔的主人名叫勞倫,是一名19級的法師。十一年前,他在貧民區中收養了西恩,西恩也就跟著他當了十一年的助手。

勞倫一直把西恩當成自己的學生,教了他很多東西,對於高塔裡的藏書也毫不吝嗇,總是任由西恩翻閱。

他希望西恩能儘快成為一名法師,以傳承他的知識,因為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法師是職業者的一種。

職業者,即以自身職業為中心,以靈魂為力量源泉,將靈魂之力與以太結合,以此掌控世界的超凡者。

職業者的等級劃分很簡單。

1到9級被稱為學徒級,10到19級則是見習級,而一旦升到了20級也就是正式級,就能夠掌握恐怖的力量,不再被針對普通人的規矩所約束。

等級是靈魂的分級,通過進行與自身職業相關的行為,靈魂會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得到打磨與強化,職業者們不斷地強化自己的靈魂,在這個過程中,也會獲得越來越強的力量。

這裡是費倫位麵。

在這裡,主流的職業一共有六種,分彆是屬於施法者的法師、術士、牧師,與屬於戰職者的戰士、遊俠、刺客。

而勞倫就是一名19級的見習級法師,在這附近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強大職業者。

本來有著勞倫的庇護,西恩可以安穩地學習法術知識,一直到他能夠獨當一麵為止。

但是現在,西恩卻必須迅速離開這裡,因為就在十幾分鐘之前,勞倫嘗試突破正式級失敗並於實驗室內去世的訊息,在很短的時間裡就已經傳遍了整座高塔。

西恩絲毫不懷疑一個19級法師全部財富的誘惑力。

他知道,附近特裡薩城中的幾名大貴族對此早已覬覦已久,並且在訊息散播開來的時候,西恩就已經看到了數個仆人偷偷離開。

很快,就會有一大批人包圍住法師塔,在經過一番對峙與爭鬥後,他們會瓜分勞倫留下的遺物,並且順手解決掉一些麻煩。

例如勞倫的學生兼助手——西恩。

而身為普通人的西恩卻冇有任何辦法能夠反抗,為了避免這樣的結果,他必須儘快離開這裡。

迅速推開房門,西恩順著螺旋的階梯快速往下跑,在一個轉角處衝進了一條狹小的走廊。

在途中,他看到了一些仆人正拚命地將值錢的東西裝進一個巨大的麻布口袋中,仆人的臉上滿是興奮的笑容,這突然讓他覺得有些荒謬。

西恩可不認為那幾個如同吸血鬼一般的貴族會讓彆人從他們的手中奪走哪怕一點的財富,他們在這裡再怎麼仔細地搜刮,最終也隻會為趕到的貴族們做嫁衣。

法師塔距離特裡薩城足足有十餘公裡遠,按照正常人的跑步速度,到達城中需要一小時左右,而城裡的人想要過來則又是需要一段時間,故而西恩還有一個多小時可以撤離。

為了保險起見,西恩不打算攜帶任何體積大的物品,以免拖慢自己的行動速度或引來他人的關注,從而遭到危險。

何況,相比起那兩枚被縫在衣服裡,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隻有西恩一個人知道的秘銀幣來說,其他的東西的價值也就顯得冇那麼高了。

沿著記憶中的路線快速跑動,西恩很快就看見了一個不起眼的小門。

推門而出,門外的不遠處就是一片樹林。

西恩呼吸了一口外麵的新鮮空氣,一股冷意迅速進入肺中,讓他精神為之一振。

現在是早晨六點左右,清晨的陽光灑落在樹林裡,透過樹葉間的縫隙,在地上形成了一個個小圓斑。

葉片上的露水在陽光的照耀下緩緩地蒸發著,昨夜下雨的痕跡在一點點被抹除。

西恩快步向樹林走去,這片樹林不大,穿過之後就會有一條連通特裡薩城和其他城市的大路,西恩的目標就是那裡。

野外是很危險的,他目前還是一個冇有多少戰鬥力的普通人,因此雖然走大路有可能被髮現,但西恩還是選擇了這個方向。

何況現在訊息傳出纔不到二十分鐘,西恩完全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差安全地離開。

來到樹林前,西恩仔細看了幾眼,這才從一片翠綠中找到了一條勉強可以通過的林間小道。

踏著嘎吱作響的落葉, www.kansh.com西恩伸手撥開擋在前方的樹枝,在樹林中穿行著……

或許是很少有人或動物從這裡走過的緣故,綠色植物在這裡肆意蔓延著,擠占著每一寸可以利用的空間。

“什麼聲音。”西恩皺了皺眉頭,停下了前進的腳步。

他隱約聽到前方傳來了一些奇怪的響動,這讓他微微有些警惕,勞倫的法師塔上銘刻了驅逐野獸的符文,按照常理來說不會有大型動物過於靠近。

“學徒級法術——昏迷術”

在西恩驚愕的目光中,咒語的吟唱聲音響起,前方的樹林裡突然閃過一道白光,猛地砸在了來不及躲閃的西恩身上。

強烈的眩暈感傳來,西恩隻感覺自己的大腦沉重無比,渾身上下不聽使喚,身子軟綿綿地向一旁倒去。

學徒級法師釋放的昏迷術!

在倒地前,西恩殘留的意識勉強判斷出了襲擊者的職業和法術,可惜現在他已經冇有辦法做任何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