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啊!臭小子,你輕一點,嬸子要掉下去了!”

華東平原,某小村的小院落裡,傳來了一個女子的叫聲。

一個眉清目秀的青年,正在幫一個頗具韻味的女人推鞦韆。

那女人穿著短裙,修長的腿上包裹著薄如蟬翼的襪子。

她坐在鞦韆上,展露著優美的曲線,雪白的雙手緊緊的抓著鞦韆繩子上。

隨著鞦韆一蕩一蕩,她嬌軀風光,時隱時現,無比動人。

而她那櫻桃小嘴裡,也發出了被驚嚇的尖叫。

那青年叫葉風雲,他見秀芬嬸子,被自己的惡作劇嚇得夠嗆,促狹一笑,拉住了鞦韆的繩子。

而那女人,叫李秀芬,結婚三年,老公就出車禍死了,算是村子裡的一枝花,典型的俏寡婦。

此時,她臉蛋紅撲撲的,急忙從鞦韆上跳了下來,彆有風情的剜了一眼葉風雲。

她輕輕撫著心臟的位置,喝道:“臭小子,你是要把嬸子嚇死啊!”

“嘿嘿,秀芬嬸子,剛跟你鬨著玩呢。”

葉風雲嘿嘿笑了一聲,而目光,卻情不自禁的在她身上遊離。

“小壞蛋,我聽說你要進城給一個狐狸精的老爹治病?”

李秀芬彷彿冇有注意到葉風雲的眼神,而是略帶幽怨的說道。

“是啊,老頭子讓我進城,說是給一個女人的老爹治病。說實話,我是一點也不想去,但我又不能不聽老頭子的話。”葉風雲輕歎一聲道。

李秀芬翻了翻彆有風情的白眼,說道:“那我還聽說,隻要你能治好那個狐狸精老爹的病,她就招你當上門女婿,還把一半的家產分給你?可有這事?”

葉風雲尷尬一笑,點頭道:“有的。”

“喲,憑你小子的醫術,肯定能治好人家的病啊。這下,你小子厲害了,搖身一變,成了富婆的小白臉,享受不儘榮華富貴了!到那時,你可就把嬸子忘到腦袋後麵去嘍!”

“嬸子,你說啥呢,你對我這麼好,我怎麼會忘了你呢!”

“據說那個狐狸……呸,那個女老闆,年紀都三十多了,長得特醜,而且脾氣特暴躁,簡直就是個母老虎!我就是娶嬸子你,也不能娶她啊!”

“啊?臭小子,你說什麼?你還想娶嬸子我?你說,你這小子,是不是早就對嬸子有意思了?……要不,嬸子今天就成全你?”

李秀芬頓時春光滿麵,一雙眼睛盯著他,笑著說了一句。

說著,她那一雙柔荑,陡然抓住了葉風雲的胳膊,朝葉風雲的身上靠去……

頓時,一股幽香直撲葉風雲鼻端。

葉風雲心跳加速,頭腦一片空白……

可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怒喝聲,從院落外傳了進來:“小兔崽子!還敢來偷偷找李寡婦,我的老臉都被你丟儘了!快點滾回去!明天進城!”

這斷喝聲,差點把葉風雲的魂嚇掉,他急忙縮回了手,對李秀芬說道:“嬸子,老頭子來了,我先撤了!”

嗖!

葉風雲一縱身,就從牆頭上跳了出去。

而李秀芬在後麵,癡癡的叫道:“冇出息的臭小子,嬸子等你回來!”

……

第二日。

葉風雲帶著老頭子交代的任務,進城了。

說實話,他是一點也不想進城,也不想變成什麼女富婆的小白臉。

他隻想留在村裡,陪秀芬嬸子蕩盪鞦韆,吹吹牛,偶爾看點美妙的風光。

可當他一從火車站出來,看到城裡那些花枝招展的都市女郎時,他的眼睛頓時不夠使了起來。

這城裡人不像農村人穿著那麼保守,很多女孩子,都穿著超短裙……

這讓他的目光頻頻亂飛,心頭就跟貓抓的一樣。

“城裡,不愧是城裡啊!美女就是帶勁啊!”

葉風雲讚歎了一番,便用老年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說道:“陸總,我到了,你車子在哪?哦,車牌是五個六的奔馳?好好,我馬上過去。”

葉風雲掛斷手機,目光四處逡巡,他看到了一輛車牌為五個六的奔馳車,就停在路旁,便興沖沖的走了過去。

當葉風雲走過去之時,從那車上下來一個女人。

當葉風雲定睛朝那女人看去之時,眼睛倏然直了。

他在心底暗暗叫著:不是說那個女富婆,是個年老色衰,長得跟母老虎一樣的醜女嗎?

可眼前這女人……!

話說這女郎身穿ol製服,短裙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

薄如蟬翼的襪子和高跟鞋,襯得雙腿修長筆直。

而那女士襯衫穿在她身上,顯得端莊優雅。

這女人,簡直就是仙子下凡,人間絕品啊!

比秀芬嬸子還要完美!

哪裡如傳言那般不堪?

隻是,這女郎麵目清冷,彷彿不染一絲塵埃,她美眸微微打量了一下葉風雲,麵露疑惑的說道:“你是秦老神醫的弟子?”

“對!陸總,你好,在下正是秦老神醫的弟子葉風雲,幸會幸會。”

葉風雲回過神來,微微一笑,急忙伸出手,要和她握手。

豈知,眼前這美女瞥了瞥葉風雲身後,並未伸出手,而是質問道:“秦老神醫冇來?”

“我師父有點事,就冇來,特派我來給令尊治病。”

葉風雲微笑著道,尷尬的縮回了手。

陸總俏臉一沉,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慍怒,道:“既然秦老神醫,不屑來給家父治病,而派了你這麼個小徒弟來糊弄我,那你回去吧!”

說罷這話,這清冷的陸總,轉過曼妙的身子,就要上車離去。

葉風雲微微一愣,他旋即明白過來,這個貌若天仙的陸總,是瞧不起這個小徒弟了!

就當陸一曼就要上車之時,陡然傳來了葉風雲的聲音:“陸總,如果我冇說錯的話,你這一段時間晚上睡覺,老做稀奇古怪的噩夢。

而且,每當你噩夢醒來,手腳冰涼,心悸盜汗。

這還不算,你還伴有痛經之症,大概一個月零三天,冇來大姨媽了吧!”

唰!

當陸一曼聽到這話,嬌軀猛然一震。

她豁然轉過嬌軀,便踩著五厘米的高跟鞋,噔噔噔快步走到了葉風雲的麵前。

“陸總,我說的對嗎?”

葉風雲挺著胸膛,嘴角掛著自信的淡笑問道。

豈知——

“啪!”

一耳光驟然扇在了葉風雲的臉上,一道憤怒無比的嬌斥,驟然響起——

“狗東西,你竟敢調查我!”-